-------心 理 咨 询 报--------

 

   

 

出版日期:2008年2月1日

总第[207]

以往杂志

周四发送

 

<沟通网>主页

 

 


国家职业心理咨询师资格考试2008年心理咨询师培训班网络招生简章

  21世纪我国经济不断发展、生活节奏不断加快,由此为人们带来的一系列心理问题逐渐增多,而目前我国急需的专业心理咨询人员却长期得不到统一、规范的培养,与巨大的市场需求之间的矛盾日益突出。据此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出台《心理咨询师国家职业标准》,对心理咨询师报考人员进行"心理咨询师国家职业资格培训"。

  沟通网络科技服务有限公司是国内最先从事网络心理在线教学的单位之一,所属网站沟通网(http://51gt.com)和中国心理网(http://pchina.cn)已经成为国内最知名的心理函授、心理培训、心理咨询实践基地。自2001年起与中科院心理所函大合作开展心理学网络教学系统至今,已经培训国家心理咨询师数千人。为配合国家心理咨询师考试,更好的为函大学员以及广大心理学爱好者服务,沟通网继2003年成功启动了心理咨询师(三级)职业资格鉴定培训之后,于2004年正式开始心理咨询师(二级)的鉴定培训工作,将进一步为广大心理学爱好者提供一个更宽广、更高层次的发展平台。

一、报名条件

  国家职业心理咨询师资格考试(三级)(全国统考报名条件:具备其中之一者即可):

** 具有心理学、教育学、医学专业本科及以上学历;

** 心理学、教育学、医学专业大专(含中科院心理所函大学历)毕业的学生,经心理咨询师三级正规培训达规定标准学时数,并取得结业证书者;

** 具有其他专业本科以上学历,经心理咨询师三级正规培训达规定标准学时数,并取得结业证书者

  国家职业心理咨询师资格考试(二级)(全国统考报名条件:具备其中之一者即可)

** 具有心理学、教育学、医学专业博士学位者;

** 具有心理学、教育学、医学专业硕士学位,经心理咨询师二级正规培训达规定标准学时数,并取得结业证书者;

** 取得心理咨询师三级职业资格证书,连续从事心理咨询满3年,经心理咨询师二级正规培训达规定标准学时数,并取得结业证书者;

** 具有心理学、教育学、医学中级及以上专业技术职业任职资格,经心理咨询师二级正规培训达规定标准学时数,并取得结业证书,连续从事心理咨询满3年者。

  凡符合以上报名条件说明的各界均可报名,大专学历需工作五年以上,免试入学。收到学费后随即寄发教学辅导材料并开通网络学习帐户,不办退学手续。

二 、 授课内容

**使用教材采用由劳动和社会保障部职业技能鉴定中心与中国心理卫生协会组织编写的,专门用于国家职业技能鉴定的全国统一教材--《心理咨询师国家职业资格培训教程》及《职业道德》内容。

三 、 学习方式

  ㈠网上及函授学习--沟通网(http://51gt.com)

  1、学习方式:学员可根据自己的学习能力和实际情况等自由安排学习进度。

  2、学习内容:理论知识部分,对学习时间不作具体要求,报名学员享受2年网络学习。

  3、学习过程:函授自学、网络辅导、在线练习、在线交流、查阅复习资料等。

  4、开课时间:报名交费后即可开通网上学习。

  ㈡面授学习--北方合作考点(北京、甘肃兰州、辽宁抚顺),南方合作考点(浙江温州 )。如10人以上集体报名,可就近省市安排考点。

  ⒈学习方式:于当年全国统一考试前,由心理专家及心理咨询师培训老师进行为期3-6天的集中面授一次。

  ⒉学习内容:操作技能训练和见习部分、考试题型讲解、重点资料串讲等。(具体以合作考点 心理咨询师培训老师面授计划为准)

  3.地点及时间:面授地点原则上安排在合作考点进行:北方学员在北京、甘肃兰州或辽宁抚顺,南方学员在浙江温州。面授时间原则上在全国统一考试之前一个月内进行;为了统一安排学员学习,沟通网将根据实际情况相应调整面授地点和时间(具体请关注相关公告)。面授期间学员食宿差旅等费用自理。

四、 收费标准

  国家职业心理咨询师资格考试(三级):2800元/人(含函授面授费,网络学习,复习资料费,报名及考试等所有相关费用)

  (可选择考点:北京、浙江温州、甘肃兰州等)

  国家职业心理咨询师资格考试(二级):3800元/人(含函授面授费,网络学习,复习资料费,报名及考试等所有相关费用)

  (可选择考点:北京、浙江温州、甘肃兰州等)

  职业心理咨询师资格考试(三级升二级):3200元/人(含函授面授费,网络学习,复习资料费,报名及考试等所有相关费用)

  (可选择考点:北京、浙江温州、浙江湖州、甘肃兰州等)

  

  上述费用不含基本教材费,国家职业心理咨询师资格考试所需教材目录如下:

  1、国家职业资格培训教程《心理咨询师(基础知识)》 民旗出版社 65.00元

  2、国家职业资格培训教程《心理咨询师(三级)》 民旗出版社 30.00元

  3、国家职业资格培训教程《心理咨询师(二级)》 民旗出版社 32.00元

  4、国家职业资格培训教程《职业道德考试指导》 蓝天出版社 5.00元

  三级培训学员无需购买二级教程,请学员根据需要自行选购,购买教材免邮寄费用。

  复习资料:含(心理咨询师 培训)辅导习题集,心理咨询师培训试题精编光盘,心理咨询师培训考试实战,心理咨询师培训咨询技能指导等学习参考光盘。

  

五、 参加全国统考

  完成相应的理论学习和面授培训,由面授培训点心理咨询师培训老师审核合格后参加当年的国家职业心理咨询师资格全国统一考试,未通过审核的 心理咨询师培训学员可继续参加网上学习,并延期参加下一次的国家职业心理咨询师资格考试。

  考试时间:以劳动和社会保障部职业技能鉴定中心颁布的时间为准(请关注相关公告)。

  考试地点: 心理咨询师培训北方学员在北方合作考点-北京、甘肃兰州或辽宁抚顺,南方学员在南方合作考点-浙江温州进行考试。

  考试期间由合作考点心理咨询师培训老师指导相关考试事宜,心理咨询师培训学员考试期间食宿差旅等费用自理。

  

六、报名手续

1、报名相关资料:本人身份证、学历证或职称证书复印件各两份、2寸及1寸免冠彩色照片各四张、心理咨询工作证明(加盖所在单位人事部门的公章,沟通网函大学员可由沟通网络出具)及个人资料和联系电话。

2、报名方式:

邮寄报名:请将上述资料寄至 浙江省湖州市仁皇山庄37幢406# 咨询师报名处收

邮编:313100;

电话报名:免费热线:8008015995 (报名热线接待时间 08:30-17:30)

网络报名: 点这里进入心理咨询师国家职业资格远程培训网上报名

提交后请拨打客服咨询热线:0572-2677598 核对您的报名信息。

七、付费方式

1、银行营业厅汇款转账:请将费用直接打入沟通网以下指定账户

    中国工商银行牡丹卡卡号:6222021205001401870 用户名: 钱和

    中国农业银行金穗卡卡号:6228480350695857713 用户名: 钱和  

    中国建设银行龙卡通卡号:6227001449140034456 用户名: 钱和

    中国交通银行太平洋卡号:6222603120000360314 用户名: 钱和

    中国邮政储蓄 绿卡 卡号:6221883360002316988 用户名: 钱和

    中国商业银行百合卡卡号:6223011040100317606 用户名: 钱和

    中国银行长城电子卡卡号:6013826204000032489 用户名: 钱和

      

    (注:你可以到任何银行办理,付费时只需将帐号和学费交给银行营业员即可,不需要有以上银行的开户)

  

  企业用户请打入沟通网的总公司帐户:

    深圳发展银行帐号:175578-11006269252201

    户名:上海心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开户行:深圳发展银行上海卢湾支行

  海外用户请打入沟通网的国际帐户:

    中国银行存折号码:浙(02)0387871 账号:4533430-0188-0153018

    开户:中国浙江省湖州市分行长兴县支行

   地址:中国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金陵南路23号

  2、邮局汇款: 浙江省湖州市仁皇山庄37-406#/中科院心理所函大沟通网教学中心(收)

   邮编:(313100)。

         (可将汇款底单传真到0572-2677598-808)

  ***银行汇款核对的说明***:

  由于沟通网络心理所函大学员的报名汇款人数每天已升至数十人以上,大大增加了客服部的核对工作。因此建议学员提交报名单后

  汇款,采用银行汇款时请注意选用以下方式中的任意一种,以便于我们的核对:

  1、银行汇款请按报名提交单上填写的时间和银行进行汇款,将汇款底单传真至沟通网0572-2677598转808。

  2、银行卡汇款在您要汇的金额后加付一个小数,如付学费1800元,您应该付1800.33、1800.18、1800.58等等,在汇款以后请在第一

  时间通知沟通网客服部0572-2677598 2318548 2318983 ,以便于与其它用户相区别,零头小数可以由你任意设定,只要能与其它汇款人相区别开来就行。

  3、请将你的汇款收据用扫描仪扫描或摄像头摄像后用电子邮件(51gt@51gt.com)发过来。


巫术疗法

  巫术治疗法可以定义为用心理学方法进行的治疗实践。最著名的巫医总是些自称拥有超自然力量、因而能够治疗患者疾病的人。这些巫医往往把他们的治疗能力归功于上帝。他们常常断言说,他们自己是不能治愈病人的,他们只是起着某种管道的作用,而上帝(有时是圣徒)就通过他们这些管道来完成治疗的工作。这些巫医大多宣称说,当他们在对病人进行治疗时,他们自己就进入一种精神恍惚的状态,因而并不完全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我碰到过的巫医或读到过的巫医的书,从来没有一个能够或者愿意清楚地说明他(或她)所实行的所谓治疗,究竟是怎样完成的。

  巫医在对病人进行治疗时的行动,各家都不一样。有些巫医--特别是那些同基督教有关的巫医--用的是祈祷和把手放在病人身上的办法。另一些巫医则要举行他们自己的一套特殊的仪式。例如,诺尔布?程(这是个来自肯塔基州的囚犯,原名迈克?阿历山大,已故)在治疗时要穿上佛教和尚的服装,在一间象小庙堂那样点着香的黑屋子里象狼那样嗥叫一顿之后,他甚至不必费神把手放在病人身上,就能把他的神力"注入"病人体中。我最后一次听人说起他是在1974年,那时他为病人治疗一次要价750美元,并且自称他的治愈率是70%。诺尔布?程自称他是在西藏首府拉萨生活数个月时学会这种疗法的。对于那些想迫使他谈出他的生活细节的讯问者,他流露出愤恨不快的神情。

  在马尼拉或阿辛甘省行医的菲律宾巫术外科医生--大约有十五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则利用他们叫做巫术外科手术的做法,去治愈找他们就医的病人。巫术外科手术是一种魔术手法。在变这种魔术时,"外科医生"先把某种小动物(通常是小鸡)的内脏捏在手心里,然后把手探到病人的身上,取出患病的器官。他们以此宣称说,由于圣徒附身,他们能够治愈任何疾病--从多种硬化病直到脑痛。巫术外科医生总是有几个助手,他们会偷偷塞给他一塑料瓶动物血或用酱果制成的染料,于是,他就把它出示给病人看,似乎这是从病人自己身上流出的真血。这种外科医生总是用手按摩病人身上的软组织、皮肤和肌肉,因此,在没有经验的人看来,外科医生的手好象真的曾探入病人的体内。

  美国有许多电影宣传"巫术外科手术"有效。在那些从未见过真正的外科手术的普通人看来,这种伪手术似乎确实可信。由于这种手术迅速而无痛,又不必冒大出血或感染的风险,所以,同那些可能要切除病人的阑尾、有病的胆囊或恶性肿瘤的真正手术相比,这种伪手术不用说就具有很大的吸引力了。

  在看过几十部介绍巫术外科手术起作用的电影,并同许多经受过这种手术的病人谈话以后,我专程飞往菲律宾去观察几位最有名的巫术外科医生如何进行工作。作为一名有经验的外科医生,我立即证实了我过去从电影图象中所作的猜测--这种所谓的手术完全是一种障眼法。我曾经设法说服一位最著名的巫术外科医生焦伊?梅卡多为我施行手术,我对他说我有高血压(这是真的),并且我的高血压可能是肾病引起的(这也是真的)。在他为我进行手术时,我站在他那个教堂的圣餐台旁边(因为我体高6英尺,要躺在他为大多数病人施行手术的那张圣餐台上实在有太长之嫌)。从上面往下看他的手,我一下子就看出当他开始进行"手术"时,就把某种小动物的肠子和肉偷偷藏在手心里了。当他在我身上推拿时,我非常细心地进行观察,显然,无论是依靠视觉还是从他的双手压在我腹部肌肉上所得到的感觉来推断,他根本就没有穿过我的腹壁。当他"切除了"那块脂肪组织时,他把它拿得高高的,让所有旁观者都看得见,并且说了声"有害的组织啊"。然后,他马上把它扔进圣餐台后面一个一直烧着酒精的洋铁罐里。后来,梅卡多的助手对我说,这个有害的组织是我的左肾上长的肿瘤。这可真有意思,我见过的肾脏何止千百,其实,这块组织并不是肾脏,而是一块鸡肉。巫术外科医生立即消灭他们所"切除"的组织已经成为一种管理,这样,病人就没有机会获得这块组织,无法把它交给病理学家去研究了。只在有少数情况下病人才得以取得那些似乎是从他们体内切除的组织,但经过显微镜检验却证明这些组织是动物身上的器官。

  尽管如此,每年还是有数以千计的人从世界各地飞往菲律宾,要求为他们进行无痛手术。但是他们所接受的实际上是虚假的手术。据一位通晓内幕的人估计,汤尼?阿格帕(一位最有名的巫术外科医生)平均每月要为300名病人施行"手术"。每个病人付给汤尼教堂的平均捐款为200美元。每年的捐款总数在700,000美元以上,这可是一笔不坏的收入啊!

  我听说,所有的巫医都遵循某些规则。首先,他们总是一成不变地把他们的治疗能力归功于上帝、圣徒或者不具肉身的鬼魂。例如,约翰?富勒的《使用旧刀的外科医生》一书大大宣扬过的阿利戈曾经说,当他在施行"手术"时,总是有个几世纪前的德国外科医生的鬼魂附在他身上(但是,谁也无法证明过去真的有过这样一个外科医生)。阿利戈是巴西的巫医,但他所用的技巧几乎与菲律宾那些巫术外科医生完全相同。我从来没有调查研究过他的工作,因为在我开始从事我这项研究工作的前几年,他就已因车祸死去了。我认为,探索那些已故巫医所报告的治愈情况是不会有多大收获的,特别是由于目前还有那么多活着的巫医在进行工作,那样做更是大可不必了。

  巫医们宣称他们的治疗能力来自某个不能由他们控制的来源有个明显的好处,这就是当他们的治疗失效时,他们可以把罪责推给别人,自己逃之夭夭。例如,他可以说我那位圣徒今天没有赋予我治疗病人的能力;"或者采用一个最为普遍的借口说:"你(指病人)根本就没有诚意,所以我的治疗能力就不起作用了。"同正统的医生不一样,一个巫医在他的治疗失败时,是从来不必负任何责任的。我无妨坦率地承认,要是我碰到一位我无法治愈的病人的话,我也会喜欢采用这样的借口来为自己辩白的。

  巫医们几乎总是一成不变地宣称他们的平均治愈率为70%。据估计,找一位开业医生(家庭医生,实习医师,儿科医生)看病的病人,有80%患的是自制病(即依靠他们自体内免疫力能够自发痊愈的病)。可见,当巫医们宣称他们的病人至少有70%能够复原时,他们还给自己留下了10%的保险系数哩!换句话说,不管哪位读者想改行当个巫医,那么,他只要穿上某种奇特的服装,再创造出一种令人印象深刻的仪式,他就大可放心地接待一切可能去敲他的大门的病人了。只要他所做的事不致干扰病人身体的免疫力,他就可以万无一失地担保可将70%的病人治愈。

  更具体地说,据正统的开业医生估计,在初次就医的病人当中,有80%为腰背劳损、伤风、喉炎和头痛之类的自制病;10%的病人的病情已经发展到任何医生都无法治疗的程度;还有10%的病人只要经过医生正确的诊断和治疗,是能够治愈的,至少也能减轻病情,诀窍在于要懂得识别哪些病人是属于最后这个范畴;为了做到这一点,需要有相当于一个实习医师和住院医师的知识和实践经验。

  最后,巫医们有时获得的成功,是由于许多疾病事实上会受到心理作用的影响。医生们通常把病情分成三大类:纯器官性疾病,包括骨折、内部和外部器官的各种创伤、肺结核和麻疹之类的传染病、(也许还包括)癌症,纯心理性的疾病,诸如歇斯底里、焦虑、各种神经性的抽搐以及心理因素和器质因素相掺杂的疾病。许多最普通、最持久、最难治的疾病,例如气喘、十二指肠溃疡、胃溃疡、痛经、结肠炎、各种过敏反应和偏头痛都属于这类疾病。

  巫医们在治疗纯器质性疾病方面是一事无成的。事实上,如果他们识别出某个病人所患的是纯器质性疾病时,大多数巫医就会对病人说:"你的病是一种常见病,一个医生就很容易治疗。而我的治疗则是为了拯救绝症病人的。"然而根本找不到一个例证,说明巫医们确曾治愈过病症、膀胱结石、阑尾炎、脾破裂或癌症。

  对于纯心理性疾病或心理-器质性疾病的治疗,则是另一回事了。举个腿部麻痹的病例来说吧!如果这种麻痹是因脊髓断裂引起的,那就属于纯器质性疾病的范畴。要是某个巫医想施展他的"神力"让病人恢复走路,那肯定是无济于事的。但是,也许那个病人所患的是一种歇斯底里性的麻痹症,他可能是由于面对着某个无法解决的家庭问题,才发展成腿无法移动的。

  如果这个患腿麻痹症的病人完全是因心理原因得病的,巫医们大概就能够把他"治愈"了。巫医可以同病人建立一种亲善的关系,从而使病人相信巫医用手按在他身上或为他进行巫术外科手术,就能使他恢复行走的能力。这样,在巫医施行法术之后,病人将真的能够再次行走。病人将会把自己的治愈归功于巫医,从而大大增添巫医能创造奇迹的声誉。其实,任何一个细心能干的心理学家、精神病医生、家庭医生和教师都能收到同样的效果。

  在许多场合下,心理-器质性疾病对于巫医所施的法术也有同样好的反应。举例来说,十二指肠溃疡常常是因为胃皱褶细胞对盐酸过敏而引起的,而心情紧张是通过自律神经系统引起这种过敏的一个因素。一个得到溃疡病人信任的巫医,能帮助病人学会放松自己和避免各种紧张的场面,从而使病人胃酸的分泌量减少,而使溃疡缓解或治愈。于是,病人将认为这是个奇迹,并且把这个"奇迹"归功于巫医的神力。

  溃疡性结肠炎、偏头痛、过敏、气喘病、某些心律失调病(特别是那些产生不规则心搏的病)--事实上都是心理-器质性疾病--往往是由于自律神经系统全部或局部功能失调引起的。自律神经系统是神经系统中我们无法加以控制的部分,而我们在举杯、走路、说话时--即做我们通常所做的一切事情时--所用到的神经系统则叫做随意神经系统(因为我们能随心所欲地做这些事)。它包括大脑和脊髓的主要部分。自律神经系统能够调节诸如消化、心率、血压等功能。有些人利用生物反馈、瑜伽术或其他技巧,能够局部地控制他们的自律神经系统,但是这个系统的绝大部分是自我控制的。(这对我们当然大有好处。要是我们在跑步时得操心去控制心搏的速率,在消化食物时得考虑应该分泌出多少胰液,在某种光线下看东西时得考虑瞳孔应该收缩还是放大,那么,我们就没有时间去做别的事了。)

  自律神经系统能够通过暗示加以操纵--这正好就是巫医们在治疗患有心理-器质性疾病的病人时所用的办法。例如,在进行巫术外科手术时,巫医们就是用假手术来暗示病人,使后者相信有病的器官已经切除,因而它再也不会使病人痛苦了。诺尔布?程象狼那样嗥叫和把他的神力"注入"病人体内,是要利用这些动作来加强他对病人所作过的暗示:他必定能用他那不可思议的神力把病人治愈。当巫医戏剧性地呼吁上帝授予他神力,以便治愈病人的疾病时,他们也是靠暗示来影响病人功能失调的自律神经系统,从而使由于这个系统紊乱所引起的疾病或症状得以治愈。这个办法有时是起作用的,患者的某些症状会消失(不幸的是,这种"治愈"往往是暂时的。当病人再次碰上紧张的场面时,他的自律神经系统就会再次出现功能失常,而偏头痛、气喘、溃疡、以及其他失调又统统回到病人身上了。)

  利用心理学来减轻病情或治愈疾病并没有什么坏处;正规的医生同样也采用这种办法。真正的危险在于,巫医们有可能利用暗示成功地减轻病人的痛苦,但事实上并没有彻底治愈。这就可能导致要命的结果。举例来说,某个胃痛病人如果由巫医暂时解除了痛苦,他大概就不会去找正规的医生进行诊断和治疗。要是他的胃痛实际上并不是因紧张而过敏,而是因胃癌引起的:那么这个病人就不可能得到及时的外科手术治疗,结果因耽误病情而变得不可救治。

  巫医们用于治疗病人的暗示实质上是一种催眠术,不过,几乎没有哪个巫医认识到这一点。在医疗行业中有一条原则--任何一个医生都不能用催眠术去治疗病人的疾病,除非他能够用其他药物治疗或手术方法治好病人。大多数医生都尊重并遵循这条原则;如果不这样做他们就会碰到麻烦。但是,巫医们由于对正规的内、外科诊断和治疗技术几乎一无所知,他们不可能坚持这条医疗原则。正是这种无知往往给那些依赖巫医的病人造成灾难。

  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巫医们拥有超自然的神力;也没有迹象表明,他们能起管道的作用,把来自超自然源泉的治疗神力灌注到一个人的体内去。巫医只不过是些普通人,他们利用暗示的力量,就象我们每一个人在无数事务中利用暗示的力量一样。巫医们治愈病人既不是什么奇迹,也不能证明存在着任何异常的神力。

  我们不否认有些用巫术治病的人是诚实的、有献身精神的,但他们的可悲之处在于相信自己真的能被赋予超自然的神力。但遗憾的是,大多数巫医则是些骗子,他们从那些目前还无法治愈的病人和那些害怕药物和手术的病人身上诈取财物。十分不幸,当一个病人碰到一个能为他提供令人满意的科学医疗,但却无法给他安慰的医生时,这常常会促使病人飞越重洋去寻找巫医,寻求"真诚"的关心和照料。巫医们尽管对医学懂得极少,甚至于一无所知,但是在如何骗取病人信赖的方面却都是真正的行家。

  不过,话说回来,一个患了器质性疾病,甚至只是患了局部心理性、局部器官性的疾病的病人,即使他处在正规医生的最冷淡的照料下,也要比处在巫医们最富有同情的照料下要安全得多。

  巫术治疗是无痛的迅速的,而且相对说来花钱较少。但是,如果所要治疗的病是一种对生命有威胁的病,那么,巫术治疗法不仅毫无价值,而且还会在不知不觉中产生致命的后果。

  作者简介

  威廉?a?诺林是美国明尼苏达州利奇菲尔德市密克尔医院的外科主任。1928年他生于马塞诸萨州的霍利奥克市。1953年在塔夫特医学院取得医学博士学位,然后在贝尔维尤医院任实习医师和住院医师。1957~1959年担任美国陆军预备役医务班的上尉医官。1960年转去利奇菲尔德。诺林是好几个专业协会的积极分子,在国际上十分知名,并且受到尊敬。鉴于菲律宾有些巫医欺骗了成千上万病人,使他们不能得到及时而合适的医疗,他曾亲自实地目击巫医们的所谓奇迹究竟是什么玩艺儿,并且加以揭露。

  

  

  

                             摘自:中国心理学网    


夏天的夜晚

  那时,窗子打开着,月亮就挂在窗子左边的槐树和右边的槐树之间,摇摇晃晃,好象随时都要掉下来的样子。

  我突然翻了个身,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因为,月光照到了我的脸上,我感觉有些冷,就像草丛深处的露水,一滴一滴打在皮肤上。我跳下床,踏着拖鞋来到窗口,我就爬在那儿,赤着胳膊,看着槐树和槐树之间摇摇晃晃的月亮。

  巷子深处又传来狗的叫声了,汪汪汪,我闭着眼睛都知道,那是从一座很远很远的村子里传来了。在我的记忆里,那儿似乎落满了树叶,房子和房子紧密相连,中间是幽深的巷子和离离的青草。夜晚,一到夜晚,所有的木门都关了起来,柔和的灯光在黑乎乎的院子里开始忽闪,猫头鹰躲在层层叠叠的瓦片上叫唤着,它黑色的影子掩映在茁壮的瓦松间,显得诡异无比。

  本来,我应该躲在房子里的,在昏暗的煤油灯下看书识字,然后跟着奶奶去上房睡觉,可是我却一个人跑了出来。那时,天已经开始黑了,胡同里弥漫着潮湿的味道,我并不知道自己要往哪儿走去,起先,我就压根没有想过。一到晚上,我只是想出来走走,如此而已。我沿着深深的巷子跑来跑去,一直跑出了村子,来到一片荒芜的蒿草丛中。当我想返身回去时,才发现铺天盖地的蒿草已经淹没了我,它浓烈的气味让人不停地想咳嗽。我在黑色的草丛里大声叫喊着,尖利的声音刺破了空气。

  这时,我听到奶奶遥远的呼喊,她正在叫着我的名字,一个字一个字。于是,我一下子就不觉得害怕了,从蒿草中走了出来,循着她的声音来到一间古老的磨房前。

  奶奶就坐在那里,她笑着,或者半眯着眼睛。她说你不要害怕,你一出门,我就会坐在这里等你,等你放学等你回家等你吃饭。

  每次放学回家,走过曲折的小河,从赶鸭人熙熙攘攘的皮鞭声中穿过,我就会看到她坐在那里,坐在高高的石磨上。她的头顶是一棵粗壮的槐树,细碎的叶子在银灰色的月光下沙沙作响。我走了过去,坐在奶奶的旁边,屁股下面是粗糙的石头,可我不觉得它垫屁股,我笑着说,我们回家吧,回家吧!

  那个夜晚的风很柔和地吹着,树叶子哗啦哗啦响,后巷里的男孩又吹起了他的竹笛子。我清晰地记得那个满脸苍白的男孩子坐在凉爽的楼顶,他手里的笛子发出清脆的声音,多少年后,我还会做梦,并且在梦中大声说,你下来啊,让我也吹下你的笛子好吗?但那个男孩子并没有下来,我不认识他,他也没有看见我,他只是在夜晚没事可做的时候吹响了笛子,或许,他的作业早就完成了。

  那是夏天吧,应该是夏天。我穿着单薄的衣服,花花绿绿很好看,一直以来,我说自己喜欢夏天,每到五月天气稍微发热,我就迫不及待地脱下了灰色的夹壳,穿上妈妈从小城里买来的短袖。妈妈把我打扮的很漂亮,看啊,红嘟嘟的脸蛋,黑黑的眉毛,蓄满了水一样的眼睛不停眨啊眨啊。我总是看着漆黑的天空,然后转过身去问奶奶,为什么星星会发光。奶奶并不能回答我,她只是小村子里等我回家给我作饭的人,她不知道很多美丽的传说,不知道小红帽大灰狼,也不知道穿着黑色大衣的巫婆。她只是笑着,并且摸着我的头发。

  夏天一到我就如此寂寞,我把屋子里翻了个遍,可还是找不到好玩的东西。于是,在第二个晚上我又跑出了院子,像一阵风一样在漆黑的巷子里胡乱跑。这次,我和我的伙伴们约定去一个隐秘的地方,那是穿过树林,再越过小河后能到达的一座废墟,那里长满了五颜六色的花,青色草毛茸茸反射着月光,并散发出露水的香味。大人们都不知道我们的活动,他们总是在猜测,那个夜晚,我是怎样从屋子里跑出去,又走了那么远的路。

  其实,一切很简单。他们叫我的时候正是天色朦胧的黄昏,我就站在窗户后面,玻璃把我隔在一个封闭很严的房间里,我能看见太阳已经隐没在西边的群山背后,绿色的麦田一下子被黑暗吞没了,燕子又飞回了屋子里,它们挤成一团缩在房檐下的巢内,唧唧喳喳地叫个不停。就在这时,我看见我的同学经过这里,并神秘地向我眨眼睛,我突然就心领神会了,飞快地穿了鞋子和长裤,绕过阴暗的走廊,朝外面跑了过去。

  已经有人出现在田野里了,他们黑色的身影显得很瘦小,并排跑着,或者一个跟一个鱼贯而行。我可以听到脚步声,咚咚咚,地面发出了震动,一些小草被踩死,草叶子开始折断,息列索落地响。我跟在他们身后跑着,什么也没有想,很多年后,我还是什么也没有想。关于那时的情景,我只记得蒿草很高,埋没了我的双腿,黑色的树影像高大的巨人一样挺立在垄畔,伸出干瘦的手臂。面对它们,我义无返顾地迈出左脚,横跨而过。前面的男孩唱起了歌,他的声音像刚发育起来的公鸡一样,粗糙干涩没有韵味,可他正唱的起劲。于是,我们都跟着他唱,一句接一句,在黑色的田野里飘荡着,浩浩荡荡地不断冲向前去。

  那个晚上我们跑到了哪儿啊?我什么也不记得了,许多年后我只能在梦中看到黑色的田野,散发着露水和泥土的香味。我觉得整个夏天仿佛都埋藏在那里了,夏天的月亮很高,悬挂在槐树和槐树之间,摇摇晃晃。我跑啊跑啊,瘦小的影子突然出现在公路边,一眨眼,又看不到了。

  我感觉自己飞了起来,从黑乎乎的小房子里飞了出来。夏天的夜晚,本来就应该这样的,在田野里奔跑,奔跑,穿过蒿草丛,再穿过庄稼地,一直向前。我忘了奶奶坐在高高的石磨上等我,真的,那个晚上我突然忘记了一切。

 

 

 

  

  

  

                             作者:茅店月  

                             摘自:且听风吟           


奇梦共欣赏之"启发性的梦"

  "原始人"是乐于帮助人的,他常常在梦中用各种形象传授知识。

  在迷信的人看来,这好像是鬼神托梦,而实际上所谓"鬼神"不过是内心中的"原始人"罢了。虽然和人同处在一个头中,但他所知道的东西常常是我们不知道的。所以他要通过梦把知识告诉我们。

  我曾经在梦中听人说到一个谜语,醒来以后想了好久,终于找到了谜底。在赞叹这个谜语编得巧妙的同时。我也在想,这个编谜语的人是谁?说到底不也是我吗?为什么"我"编的谜语我自己还不知道答案,需要去猜?答案是:

  编谜的我和猜谜的我虽然是在同一个头脑中,但是他们之间还是可分隔的。原始"我"知道的事我不一定知道。编谜的"我"就是"原始人"。

  小提琴家帕格尼尼是个幸运的人,他的"原始人"传授给他好东西。在梦中,他遇见一个魔鬼(原始人"我")。他拉了儿首小提琴曲。魔鬼听了却不屑一顾。于是魔鬼抄起提琴拉了一曲,这一曲极为动听,让人叹为观止,特别是颤音的运用技巧,更是出神人化。帕格尼尼这个世界一流小提琴大师自叹不如。梦醒后,他把魔鬼演奏的乐曲记录下来,这就是小提琴曲《魔鬼的颤音》。

  类似的记载在中国也有许多,唐代(明皇杂录》一书中,记载唐玄宗梦见十几位仙人(原始人"我"),乘云而下。演奏了一个曲子,曲度清越。一个仙人说,"这是《神仙紫云匡》,如今传授给陛下"。玄宗梦醒后记住了梦中曲调。

  再如,唐代《朝野企载》中记载,王沂平生不懂音乐,有一天从白天睡到晚上,醒来后要来琵琶,弹了儿个曲子。

  谁也没听过,但是非常感人,听到的人无不流泪。王沂的妹妹想学。王沂便教她,才教了几句王沂就全忘了梦中曲调。

  还有清代高其佩善于指画,据说也是梦中学来。他八岁学画,很努力,自恨不能自成一家。有一天,困倦打吨,梦见一个老人(原始人"我")带他到一土屋中,四面墙上都是画,画得十分好。他想临摩但是没有笔墨,只有一杯水,于是便用手指蘸水临摩,醒后就学会了指画。

  这类记载或许会有夸大不实的嫌疑,但是在我看来是可信的。以我个人经验,我也在梦中梦见过有人唱歌,曲调异常优美,可惜的是我不会记谱,醒来后也就忘了。

  不仅仅是艺术家常常在梦中遇见老师,科学家也常常在梦中遇师。苯的化学结构的发现过程就富有传奇性。化学家克库勒研究苯的化学结构时,总是搞不清苯的方程式。因为苯是一种碳氢化合物,当时已发现的碳氢化合物的结构都是长链状,而按链状计算,苯中应含有更多的氢。克库勒苦思冥想不能明白,一天,在睡梦中他看见一群蛇在游动,突然,一条蛇咬住自己的尾巴团团转。他恍然大悟,苯的化学结构是一个环,他按环状计算,发现碳和氢的比例正好与实验结果相符合。

  发明缝纫机针的设计者也在梦中受益,他梦见一群不讲理的野人命令他24小时内发明出缝纫机,如果做不到就要用鱼叉刺死他,当那些野人举起鱼叉时,他发现鱼叉尖端有个孔。于是他醒来后,想到把针眼移到针尖附近试试看,结果一举解决了设计中的困难。

  还有一个化学家,研究如何增加天然橡胶的弹性。因为天然橡胶弹性大小。太脆,限制了它的用途。在他屡次试验失败后,他梦见魔鬼出现,让他用地狱的琉磺去炼橡胶。醒来后梦中硫磺的气味还闻得到,于是他试着把硫磺掺人橡胶,结果发现橡胶弹力大增,从而发明了硫化橡胶技术。

  类似例子比比皆是,我想大家不知是否听说过,西藏青海说《格萨尔王)的讲书人,都是在梦中学会讲这些故事的,他(她)们往往文化很低,甚至是文盲,但是未经学习,仅仅是梦中有人传授,就可以记住7天7夜讲不完的格萨尔王故事。

  传授知识的梦很让人向往,睡一觉醒来就学会了什么知识,有了什么发明,这似乎大轻松了。但是为什么这种好梦我们很少能遇到呢?原因很简单,帕格尼尼。唐玄宗等人痴迷于音乐,日夜用心,他们自己的潜意识也就用心于创作,最终创作了出色的乐曲。科学家发明家们努力思考,他们的潜意识也在同时思考,而且先一步想出了答案。如果我们饱食终日无所用心,我们梦中是不会遇到魔鬼或神仙传授什么知识的。说到底,魔鬼神仙都是自己的化身。帕格尼尼的《魔鬼的颤音》虽然是"魔鬼"创作,著作权却仍旧应该属于帕格尼尼本人。

  梦中传授知识未必总是有人出现,有时我们会在梦中读到文章,对联等等,并从中得到知识。

  诗人柯尔律治说,他的长诗(忽必烈汗)是在梦中读到的。那天他服了含鸦片的药,在读一本关于忽必烈的书时睡着了,在梦中他梦见了那首诗。梦醒后他忙把那首诗记了下来。这首诗成了英语诗歌名作。

  梦中自己创作诗。写文章。作曲等等也很常见。这就是创作的梦。

 

                         

                         摘自:博大书库-解梦全书  

         


“马大哈”心理更健康

   如果我问你,"你身边有没有马大哈"式的人物呢?恐怕大多数人都会回答"有"吧?!可见,"马大哈"一族还是相当有市场的呢!那么,从心理学上讲,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呢?

  "马大哈"们在生活中非常常见,他们往往天真、率性,对日常生活的小事马马虎虎,甚至经常丢三落四,昨天找不到钥匙了,今天找不到手机了,明天又不知道把钱包放到哪里去了?虽然不一定真的把这些东西丢了,但是也对他们的生活确实带来些麻烦。他可能喝醉了却进不了家门,有赚钱的生意上门却联系不到他,或者在餐馆里大快朵颐一顿之后,却打电话给太太拿钱到餐馆里去救他!

假如两个"马大哈"碰到一起,那简直就像"马大哈"冠军争夺战,他们会眉飞色舞,争先恐后地讲述自己的"辉煌"经历,这使得作为旁观者的你感到莫名其妙,人们他们不像是在讲马虎给他们带来的困扰,反倒把失误当作人生最大的乐趣呢?!你会看到他每天生活得无忧无虑、无拘无束,他享受生活,是自己真正的主人,绝不会去做金钱的奴隶!他们的心理更健康!

  为什么"马大哈"们具有健康的心理呢?这要从他们的个性谈起。"马大哈"一族往往性格开朗、大方、不拘小节,所以才会经常丢三落四。他们对待生活中的挫折,就如同他们马马虎虎丢掉的钱和生意一样,有很强的心理承受能力。

  所以,他们遇到挫折后绝不会垂头丧气,反倒容易从积极的方面去考虑,从挫折中吸取教训。我的好友小枫就是这样一个人,她的先生仗着自己开车技术高,经常酒后驾车,一次被查夜的警察逮住,罚了1,000块钱不说,还差点儿吊扣驾驶执照。她知道后非常高兴,说她劝了先生n次都不管用,这次他可知道厉害了!

  以这种积极的心态去看待问题的人,把人生看成是最大的快乐,当然也就拥有健康的心理了!

  相反,心理不健康的人性格往往内向、敏感,做任何事都追求完美,一丝不苟。他们往往不允许自己出一丝的错误,这徒然增加了自己心理上的压力,一旦因为某些原因遭遇挫折,他们往往会严厉责备自己,心理上不能承受。他们会认为自己是无能的,唉声叹气,甚至怨天尤人。这种带着灰色眼镜刊问题的消极心理,很容易使他陷入沮丧和绝望中,又何谈从挫折中吸取教训、重振雄风呢?

  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人都要变成"马大哈",而是应该学习他们那种积极的生活态度,越挫越勇的生活方式,以及享受生活的人生信念!

 

                         摘自:心理健康教育指导中心    


联系本报

联系本报

  编辑信箱:mailto:root@51gt.com

  我要沟通网:http://www.51gt.com